商家数据库(1条)我要举报  

商家: [北京] [北京] 北京严酷打压 维权律师群已“干掉”
商家地址: 北京严酷打压 维权律师群已“干掉”
消费时间: 2021-04-09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酒托联系方式:
事情经过: 数据来源:酒托114任全牛律师说,现在中国政府已不采用2015年“709大抓捕”时所采用的抓捕行动,而是采取各种理由,透过行政方式以吊销律师执照,接下来再要求整个律师所解散。

代理多起敏感案件的维权律师任全牛及卢思位,自今年初被中国司法部门吊销律师证后,近日又遭中国当局进一步的打压。针对维权律师的困境,维权律师蔺其磊除了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之外,也希望各人权机构给予支持。
任全牛告诉“德国之声”,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于28日上午接获消息,北京要求他们律所成员“自行解散”。而该律师协会的副会长把消息透露给他的律所成员时,还在桌上用水写下了“部”字,暗示要求他们自行解散的指令是由中国司法部所下达。

任全牛说:“在我今年初被吊销律师证后,依法我们所是可以安排补充合伙人的,但政府部门一直拖延我的申请补充的过程,即便我们最后做出很多妥协,司法局的人仍未给我们明确答复。”

任全牛表示,他其实已经预料当局会传达指令要求他们的律师所得解散,因为中国当局在过去几年几乎是每一年都会要求他转所。虽然过去几年中国当局始终没有采取行动,但目前他们找到了借口要求律所自行解散。

“除了我们的律师事务所外,今年初同样被吊销律师证的山东律师袭祥栋的律师事务所也被解散,全数律师被转到其他的律师事务所。”任全牛说,有部分律师认为,这一波行动是北京高层的意思,自年初的吊销律师证迄今要求数个律师所解散,皆是政府司法整顿计划的其中一环。

他表示,现在中国政府已经不采用2015年“709大抓捕”时期所采用的抓捕行动,而是采取各种理由,透过行政方式来吊销律师执照,接下来要求整个律师所解散。“我认为未来两年,维权律师可能都会面临很严重的打压。”


提及当局刻意针对维权律师现象,担任“六四天网”网站创办人黄琦案件的代理律师蔺其磊告诉《看中国》记者,“现在被吊证的律师,包括像对我们把律所注销,然后不让我们转所,其实也等于拔证,吊销没法办理案件,这种做法,现在党国是不讲任何的脸面,就是这样做。”

中国当局予以限制 吊照律师无法办理签证

至于同样因为办理“12港人”等多起敏感案件,而于年初遭到吊销律师证的卢思位,于3月28日准备搭机赴北京美国大使馆办理签证时,接获当地国保来电,要求跟他见面。国保与他见面时,即表明他们知道卢思位元去北京的目的,接着强调他不能够去北京办赴美签证。

卢思位说:“我原本是要搭28日晚间7点的飞机去北京,但因为他们一路拖到5点多,我也来不及搭机去北京。”他认为,中国当局认定他的身份敏感,因此运用一些例行的维稳手段对付他,现在因牵涉到他准备出国一事,中国当局遂又想继续控制他,才会限制他赴北京申请签证。

“原来有个内部的说法是,中国当局要在两年内把所有的人权律师搞掉,但这个搞掉的概念其实很简单,便是要求我们不代理敏感案件。如果维权律师硬要代理敏感案件,他们可能就把这些律师的执照吊销。如果他们还采取别的行动,当局便会控制这些律师,甚至让他们进监狱。”卢思位坦言,虽然维权律师于2012年及2013年在中国仍非常活跃,但因过去几年经历了政府的打压之后,如今维权律师的社群几乎已经没有人了,至于中国国内的敏感案件也找不到律师代理。

他说:“中国当局的整个管控力度不停升级。司法局会控制律师事务所的主任,要求律师事务所不要接敏感案子,维权律师便无法继续代理这些案件。如果律师代理这些案件,当局也可以随时处罚这些律师。”



卢思位也直言,目前而言,维权律师的社群已经几乎“干掉”。他认为中国当局打压维权律师会成为常态,而维权律师的群体会慢慢消亡。在此情况下,剩余的律师在代理敏感案件时,会因为面临高压而对于分享讯息有所顾忌,并导致社会对于良心犯的关注度降低。

他补充说,“原先律师可以透过自媒体披露一些违反行为,但现在律师随便披露消息的话,会被当局指控为炒作案件。如果他们经由法律途径进行控告或投诉,其实效果不好。”

提及当局压制人民声音,蔺其磊律师向《看中国》记者表示,当局是不让这些人发声,无论是自媒体或推特、Youtube,他们都会遭到干预、骚扰,删帖,不准人说话,并进行威胁。蔺其磊认为,当局诸多举措,正说明他们的统治已经到了最严酷的时候,不让人说出任何不同的声音。他强调,越是这样越是需要国外的人权机构、民主国家的政府来施加压力。

蔺其磊直言,“我们除了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各人权机构支持以外,我们希望大家关注一下,这些被吊销律师证的律师以后的生存发展,在这一方面,能够给予支持和帮助。”

关于中国当局刻意打压维权律师状况,蔺其磊律师认为,中国的局势现在已经是到了最恶劣,也就是最黑暗的时代。对此,他不忘再次表达他的担忧:“我们担心的是国际社会对中国不予以关注、制裁或阻止。”他认为,像中国这么多人口的一个大国,它持有的这种专制思维及专制作法,是会影响到整个世界的,包括所谓的民主国家,以及如美国这样的世界超级大国。因此,他希望国际社会都能够对此进行关注。数据来源:酒托114
相关证据: 酒托114  
共1记录«上一页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