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家数据库(1条)我要举报  

商家: [北京] [北京] 中共压制人权自由 独裁专制更强硬
商家地址: 中共压制人权自由 独裁专制更强硬
消费时间: 2021-04-09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酒托联系方式:
事情经过: 数据来源:酒托1144月1日,加拿大国会外交委员会(FAAE)国际人权小组委员会(SDIR)副主席、国会议员赵锦荣(Kenny Chiu)接受新唐人记者采访时强调,在中共统治下,香港的民主、自由全面沦丧,全世界都在关注。他盛赞香港人为维护自由和真普选的付出,并表示加拿大将为港人,尤其是人权活动家们提供保护,帮助他们进入加拿大。



他说,中共仍然处于世界的关注之下。“中共对香港人民的打击如此之重。”他提到了香港已经丧失了信息自由、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以及政治自由。不仅如此,中共的威胁也发生在新疆、西藏,同时威胁着台湾以及许多邻国。

香港新闻、出版自由受到控制

赵锦荣说,中共利用很多借口和机会加强了对中国人民的控制。包括新闻自由,新闻是受到审查的。人民无法观看到批评该政权的电影、电视节目、书籍。信息自由也受到严格控制,因此(在中国)将无法运行谷歌,无法在中国的任何手机或任何联网设备上运行脸书和推特,因为会受到中共的防火墙的阻止。

香港的信仰自由不再

赵锦荣以法轮功为例表示,法轮功学员受到巨大的迫害,但是,他们是面对中共迫害的最顽强的群体之一。

他说:“正如我们在国际和调查报告中所看到的那样,法轮功修炼者受到了巨大的迫害,正如国会议员关于该主题的报告中所看到的那样。显然,法轮功修炼者是面对中共迫害的最顽强的群体之一。”


“记得当我访问香港时,法轮功学员在香港举行的(和平)示威游行总是让我感动。他们提醒我的是,在中国大陆,香港曾经是唯一法轮功可以表达观点并强调他们在中国政权下所遭受苦难的地方。”

据大纪元报导,近来香港法轮功真相点频繁遭到亲共者骚扰和破坏。4月2日位于旺角、红磡及湾仔的四个法轮功真相点遭歹徒袭击,大量真相展板、横幅被损毁。一个负责摆放展示架的老妇3月25日声称是“深圳共产党”要她做的,而且每天要传录音录像去大陆。

香港政治权利被践踏

赵锦荣说,香港的政治自由也受到了很大的阻碍。“中国仍在世界关注之下。(中共)对香港人民的打击如此之重。香港所要做的就是以和平,有秩序的法治来统治自己的领土,而不是(让中共)用法律统治香港。

他认为中共无疑扮演了更加强硬的角色。包括对世界范围的事务。现在是时候让世界大声疾呼了。

赵锦荣表示,香港150年来一直是拥有巨大自由度的领土。“我记得当我还是香港人的时候,来自中国的人们可能不会理解或相信,我们从来没有被迫唱过英国的国歌,我们永远不会必须向英国国旗致敬。您会发现到处都是,您不必跪下来崇拜它。当然,当您竞选公职时,您必须忠实于香港人民。但是您不必宣告效忠英国的自由党或英国的保守党。


他认为,香港这样高度发达和开放的社会,在被迫倒退。现在甚至比在殖民时期更加严苛,这样的感受超过悲伤。

他以选举为例,“当我想代表保守党竞选公职时,必须经过党内提名。我们要说服党内的成员,我们是选区的最好的代表。这就是世界上许多政治实体解决分歧的方法。但是对于香港人来说,这样做就已经成了违反国家安全法的证据。这不仅是不合理的。实际上,我认为这是在践踏港人的政治权利。港人在行使其政治权利时人权被践踏。”

香港人用抗争谱写历史专页

他非常赞赏香港人的抗争。他说:“香港人谱写了一篇有关香港历史的专页,从来没有这么多香港人如此积极地在公开选举中发表意见。正如我们在2019年11月下旬所看到的那样,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超过70%选民投票率。港人以压倒性的票数全力支持泛民主联盟(PRO)的民主派人士。”

“每当我看着香港时,我总是记得2019年11月的那个晚上,香港人排着队以压倒性的优势投票,支持区议会选举候选人,支持民主、人权和自由的候选人。”

赵锦荣表示,2021年的香港立法会选举再次被推迟,不知道何时港人将有机会参加选举。


“我认为世界可以看到中共执政者在想什么。他们非常害怕立法委会跟风区议会。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履行《基本法》联合声明所作出承诺的原因。他们决定单打独斗,从侧面改变香港的政治结构以使自己受益,扼杀香港民主。”

加拿大为保护港人提供途径

赵锦荣认为加拿大需要非常仔细地看待香港局势,他说:“目前估计有30万加拿大护照持有者居住在香港。由于中共的人质外交政策,我们非常关心住在香港的加拿大人。因此,加拿大政府当然应该继续倡导他们真正返回家园,也要倡导香港的活动家移居加拿大。”

他强调,加拿大政府实际上已经通过了法案,为香港人实际移居加拿大提供途径,使事情变得更加容易。“这些人都是精英。我们确实需要研究如何为他们提供真正的保障和安全,以保护那些否则无法获得移民加拿大资格的活动家。”

赵锦荣说,从现在开始,加拿大还需要研究如何与香港交往。“展望未来,我们如何调整多年来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建立的关系?我们可以继续相信在那里做生意(安全)吗?我们可以继续邀请香港投资者到加拿大或加拿大在香港投资吗?这些是我们的政府需要开始思考,讨论并与反对党合作以推动加拿大的利益的问题。”数据来源:酒托114
共1记录«上一页1下一页»